饕餮女亲身体会,男人有经验真的那么重要么?-红豆云阅读

饕餮女亲身体会,男人有经验真的那么重要么?-红豆云阅读

饕餮女
↑↑点击上方第一时间畅享更多好文~

景依依独自一人走在夜间的树影下,显得背影有些落寞。
突然,放在包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,让景依依吓了一跳。拿出手机,看着屏幕上显示着家里
的座机,景依依温柔的笑了起来,接起电话,声音柔柔的说:“这么晚,怎么还没回家呢?”
“你也知道很晚了。怎么现在才下班?局里有很多事情?”电话那头是一个很温柔的男子的声音,语气里透露这一丝的宠溺。
“是啊。不过,都是一些小case。没什么大案子。”景依依也不想瞒着男人下班这么晚的原因。
电话那头声音明显的顿了一下,说:“你现在到哪了?我开车来接你?”
“不用了,我快到楼下了。”景依依看着自己已经快到走到自家的楼下了,连忙阻止着男人,就怕男人动作快的,已经出去摁电梯了。
“那好,你自己小心点。”男人见她这么说,也不坚持,就挂断电话。
景依依收起电话,就大步的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,一点都没有发现在自己300米后,有一辆车子跟着自己。
车内的男人戴着墨镜,冷峻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,一双眼睛冷冷的逼视着走在前方的景依依。
在看着景依依到达小区门口才加速开车,绝尘而去。
景依依一打开门就看见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男人——唐念博。
“回来了呀。我去给你倒杯水。”唐念博看着景依依在换鞋,便站起身来去厨房倒水。
唐念博将水递给景依依说,:“怎么这么晚啊?”
“是啊。好忙,明天还有一堆报告要写。”景依依接过水杯,喝了一口水说道。
唐念博见景依依这么累,真想开口让她把警察局的工作辞掉。
但是,他也知道,自己是无法说服依依的。
唐念博看着时间也不早了,就说,:“好了,很晚了。我先回家了,明天局里见。”
景依依也知道时间晚了,不再开口去挽留他多坐一会,毕竟孤男寡女,大晚上在一起,被邻居看着了也不好,现在的人,嘴杂。
“那好,我就不送你了,你回家开车小心一点。”景依依放在水杯,将唐念博送出去坐电梯。
看着唐念博进入电梯后,景依依才回到家。
洗完澡,景依依打开电脑,无意间将鼠标点击打开了自己许久没有打开的文件夹。
看着文件夹里的照片,景依依,胸口又开始隐隐的做痛。
照片里,一个娇小可爱的女人在高大俊朗男人的怀里笑的很开心,男人眼里都充满了笑意。
从男人眼里看出了对自己怀里的女人的宠溺和爱。
【睿,你还好吗?你会看着这些照片,也想起依依吗?】景依依在心里闷闷的想着。眼里不自觉的充满了泪水。
【景依依,不要再想了。当初,是你自己背叛他的,你还什么资格去让他再去想你?】景依依在心里对自己警告的说到。
一狠心,将文件夹关闭,拖进回收站。
可是,真的将文件夹放入回收站。景依依后悔了,立刻撤销的删除。
关上电脑,睡觉。
第二天,景依依还是照常去上班。
“Madam,你来了?”简欣看着走进办公室的景依依问道。
“嗯。来了。有事吗?”景依依随意的跟自己的组员打着招呼。
铃铃铃……办公室的电话,剧烈的响起,似乎在昭示着这通电话有多么的着急。
“您好。重案组!”简欣接起电话,很公式化的说道。
看着大家都忙着自己手中的事情,景依依也进了自己的小办公室。
刚进去没多久,简欣就敲门进来,说:“Madam,刚接到市民电话,城郊发现一具男子尸体。”
“通知法医和法证,我们马上出发。”景依依对简欣说道。自己就拿起车钥匙带头出去了。
城郊——
“Madam,是这位先生发现尸体的。”看着景依依走进警戒封锁线内,并且蹲在尸体身边翻看着什么似的,阿康立即将发现尸体的人员带到她面前。
景依依并没有立即抬头去看报案的人员,只是检查着尸体有没有什么可以证明尸体的证件。
直到景依依起身,抬头,视线对上一双蓝色的眸子。
景依依仔细看着眼前的男人,手里拿着的笔和记录本一下子掉到了地上。
是他?他回来了吗?
他怎么会回来?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不,不会的。也不可能的。
眼前的这个男人肯定不是他,肯定不是。
景依依在内心说服着自己。
“Madam?怎么了?”阿康看着景依依这个失礼的动作,有些纳闷了。
阿康跟着景依依有一年多了,从来没有看见她这么的惊慌失措过,今天这是怎么了?
蓝眸子的男人,很得意的看着景依依的惊慌失措,仿佛早就料到景依依会这样。
景依依也发现了自己的失礼,连忙捡起地上的笔和记录本,说:“没事。”
阿康看自己的上司说没事,也就没有放在心上,说:“Madam,是这位韩先生发现尸体的,并报警。”
景依依看着阿康之前对这个韩先生做的笔录,当自己的视线看到姓名这一栏写着韩成睿时,景依依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仿佛静止了一下,脸色变得苍白,随后心跳猛的加速。手里的记录本再次掉到了地上。
韩成睿眼里带着笑意,看着景依依的两次惊慌失措。
景依依,原来你也会不知所措?原来你也会心虚?那么,现在就让我来报复你吧。
“Madam,你是不是不舒服?”阿康看着景依依再次惊慌失措的表情,有些担心的问到。
这时,法医和法证也来了,
“头,唐医生和杨sir来了。”简欣走到阿康的旁边小声的说道。
唐念博一走进警戒封锁线时就注意到了景依依,看着她苍白的脸,急忙的走到她面前:“怎么了?不舒服吗?怎么脸色这么苍白?”
景依依依旧沉思在自己的思绪里,根本就没发现站在眼前的唐念博。
看着景依依不回答自己的问题,唐念博担心的将自己的手探上她的额头。
感觉到有一双手要拂上自己的额头,景依依下意识的推开。这时,才发现眼前的人竟是:“念博?”
“你怎么了?脸色这么苍白?”唐念博再次问到。
“没事,你先去看死者吧!”景依依明显的不想回答。
唐念博看着这么多人在场,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,只好先去检查尸体。
阿康再次将记录本交到景依依手里,心里还是免不了一些担心,:“Madam,你真的没事吗?”
景依依勉强的笑了笑,摇摇头,她当然知道阿康是关心自己,但是,目前她还是,想弄清楚,站在自己目前的那个男人,是不是自己曾经最爱的,却不得不伤害的——韩成睿。
景依依说服自己,强压着内心的波动,走向唯一一个在警方封锁线的人。
韩成睿眼里带着一些鄙夷的笑容对上景依依的眼睛。
“您好,韩先生,我是S市重案组B队督察,景依依。麻烦您,把你看到的事情在说一遍。”很公式化的语气。仿佛曾经与他没有过任何的交集。
韩成睿,嘴边泛起一抹笑意,用很轻蔑的语气:“Madam,我已经把我看到了,都说了一遍了。您的属下也记下了,难道,你不识字吗?还是……。突然,韩成睿靠近在她耳边低声道:“这几年回味着我在床上对你的爱抚,忘记了怎么去看笔录?”
景依依没想到韩成睿会这样说,一下子再一次将手中的东西掉在地上。
看着她三番几次出错,韩成睿觉得心里有一种快感。
边上的警署同事也意识到不对劲,走到景依依身边:“Madam,你不舒服就先回去吧。稍后,我带这位韩先生去警局再做一份详细的笔录。”
景依依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留在现场。要不,只会让自己出更多的错。
将事情简单的交代了一下,景依依连和唐念博招呼都没打,走出封锁线,开车离去。
勘察完案发现场的尸体,唐念博发现景依依没了踪影,以为她去询问笔录和做问卷调查,收拾了自己的物品就走了。
当唐念博走到韩成睿身边时,觉得这个男人很眼熟。
但,就是想不起来,自己曾经在哪见过。
摇摇头,唐念博熟络的和警员打完招呼就离开了,并没有将韩成睿事情放在心里。
S市——警局,重案组B队
韩成睿声称自己是良好市民,跟着简欣和阿康来到了问话室。
实际目的,或许就只有他自己知道吧。
问话室门被打开,景依依端着一杯咖啡,拿着笔录本走了进来。
韩成睿看着她将咖啡放在自己面前,放下把玩着的打火机,抬头说:“我只喝现磨咖啡,速溶咖啡对我胃不好,麻烦Madam帮我换一杯。”
这么多年了,男人的习惯还是没换,咖啡只喝现磨的,不加糖,纯黑咖啡。
景依依没出声,也没把咖啡换掉,“韩先生,你那个时候怎么会在案发现场,你有看见犯罪嫌疑人吗?”依旧是很公式化的语气。
男人依旧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,并没有马上回到她的话。
景依依等了大概十分钟,男人还是没有打算开口说话,景依依知道自己是问不出什么了,收起原先摊开的笔录本,打算离去。
看着她要离去的动作,男人终于开口道:“这么没耐心?这就想走了?”
景依依手已经触到门把了,听到男人的声音,动作顿了一下,:“你根本没打算要说,不是吗?”
男人收起打火机,起身走到她身边,嘴角不变的还是那一抹笑容,手轻轻的撩起一族散落的碎发,轻声说:“景依依,原来你的耐心就只有这一点?真难想象,你在我身边,那四年是怎么度过的?”
景依依脸色刷的一下,全白了。
看着景依依的脸色,男人很喜欢她这样手足无措的样子。
忽然,景依依感觉腰间一紧,眼睛看到男人另一只手搂紧自己的腰,低声在她耳边说道:“当日我说过的话,希望你还记得。景依依,我韩成睿,是有仇必报的人。你就等着……我送你的大礼吧。”
景依依还没回过神,腰间的臂手已经松开,男人打开问话室的门,已经离去。
看向男人离去的背影,景依依只是觉得自己的心很痛。
原来,他真的会来报复自己。
早知,会有这样的结果,当初又何必接下这样的一个任务呢?
景家,在S市是与夏家并立于在警界的名望家族。
只是景家与夏家不一样的是,景家的小孩,想要进入警界,必须在成年时去完成一次家族给的任务。只有完成任务,才有资格进入警界。否则,就算你的先资条件再好,那么你在考警校时,也会被淘汰。
这一规矩,在景依依出生时,就已经屹立多年,从没改变。
在景依依18岁,这一天,她被家族的老爷子叫进书房。
景依依站在自己爷爷书房内,看着书房的书架上都是爷爷年轻时立下的功绩的奖杯,很是自豪。
“爷爷,你喊我进来,应该不是要我看您书房的奖杯吧?”景依依环视一圈后,忍不住出声问道背对着自己的景老爷子。
景老爷子,原先是警察部王牌部门的高级警司,在警界立下很多功绩。
只是,人到中年,不得不退休。
老爷子听到自己孙女的话后,转过身来,:“依依,你已经18岁了,相信你应该知道我们家族的规矩。”
景依依在内心暗自窃喜,她就知道爷爷晚上让她来书房就是这件事情。
要知道,她从小就盼望着自己赶快长大,到成年时,可以完成家族的任务。现在机会终于来了:“爷爷,我知道。您想说什么?”
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,不错,不愧是在他严厉教育下成长的孙女,:“这次,家族一共有两个任务给你来选择。”
依依一听,自己竟然可以选择,真是太棒了。
要知道,在家族里,只有家族来给你选择任务,从来没有你来选择家族的任务来完成的。“爷爷,到底是哪两个任务?”她很是兴奋的问道。
老爷子听到她的话后,顿了一下,说:“第一个任务就是,你要完成HitTeam,情报分析,专职跟踪,计算机分析和监听的所有课程。”这些课程其实都是警察部王牌部门CIB的专业课程。
景依依听到这些课程,很心动,但是她还是想听完了再做决定:“那第二个任务是什么?”
老爷子从书桌的抽屉里,拿出一个信封,递给站在面前的景依依,:“完成这上面的任务。”
景依依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爷爷,但是老爷子只是示意让她自己打开来看。
明白爷爷的意思后,景依依拆开信封,看完上面的信息后,嘴角扬起一抹迷人的笑意,:“爷爷,相对于第一个任务,我个人更觉得第二个任务要有挑战。”将手里的A4纸,按着原先的折痕整理好放进信封,“所以,我选择完成家族给我的第二个任务。”
老爷子似乎早就料到她会选择第二个任务一样脸上没有太大的诧异,只是淡淡的道出:“这个任务,没有时间限制,也就是说,你必须有完全的把握才可以行动,但是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?你明白吗?”
女子走上前,握住老爷子的手,:“爷爷,您放心吧。我明白,所以我才会选择这个任务。”
“那好,从明天开始,我会亲自训练你,时机一成熟,我们就开始行动。”
而此时,在大洋彼岸,一座古老的城堡里,挂在大厅里的时钟,发出整点时的咚咚声,在一间密室里,一个年纪尚轻的男人单脚跪在地上,一只手撑在地上,面前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面前,:“主人,属下收到家主的信件,家主说让我们这次的目标放在S市,不知您的意见如何?”
风衣男人转过身,淡淡的开口道:“你去准备一下,一个月后,直接飞抵S市。”男人话语里,似乎带着一丝浓烈的杀气。
他倒要看看,究竟是S市的何方圣神,可以让他情同手足、出神入死的兄弟,到现在还处于昏迷的状态。
原先,跪在地上的男子,行了一个礼节:“是,主人,属下现在就去准备。”说完,就站起身子,打开密室的门,离开。
男人看着属下离去后,在黑暗中很熟络的走向离自己不远的古老的办公桌,拿起一直放在那的红酒,细细品尝。
男人,淡淡的品尝一口,手摇晃着高脚杯里余下不多的红酒,嘴角带着一抹轻蔑的笑意“锦,就让我一个月后揭开,你那个小女人的神秘面纱吧。”男人在心里想着,暗暗说道。
一个帅气的仰头,将高脚杯里的红酒全数吞下。
男人全然不知,就是自己这个决定,让他掉入了“敌人”预先设计好的圈套里,没想到,自己兄弟的神秘女人没看见,竟将自己的心,也陷入S市里了。
S市——景家的秘密训练室。
景依依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,苦苦的背着自己爷爷整理出来了一些专业术语,今天就到了实战训练了。
景依依一身黑色夜行衣,长长的黑发,绑了一个简单的马尾辫。老爷子同样色系的中山装,如果,不是那一头白发,外人估计很难猜中他的实际年纪。
“依依,今天我们要训练的就是简单的过肩摔,看好爷爷给你的示范。”老爷子话语刚落下,景依依就看见原本树立在老爷子身后的木偶人倒下了。
老爷子的身手,果然依旧不见褪色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一个月的时间里,景依依学会了简单的化妆,服装搭配,语音监听和计算机跟踪。当然,还有一些防身术。
终于,在最后一天时间里,景依依得到了老爷子满意的笑容。
同一时刻,一架机身纹着一条祥龙的飞机,降落在了S市里的私人别墅的停机坪上。
穿着一身黑色风衣的男人,踏着稳重的步伐走了下来。
男人扬起一抹微笑,抬头看向S市的天空,心里暗自道:“S市,我来了。”
暗夜下的S市,依旧是人声鼎沸,热热闹闹。处于白雪路上的一家名为【夜色】的酒吧内隐秘的地下室里一群人聚齐在一起赌博。
毕竟是聚众赌博嘛,在法律上被抓到了会被判刑的。
一张百家乐的桌子周边围了一群人,似乎看什么好戏一样。
桌子的两边坐着一男一女,似乎在对决。
男人是本市某科技公司的执行总裁——杨天。
他也算是夜色的熟客了,所以大家也就认识了。
只是坐在他对面的女人,好像是第一次来夜色。
女人似乎很兴奋,嘴里还不时的说着:“9点,9点,9点……”当手里最后一张牌翻开时,女人看到是红桃A时,一个用力将自己手里的三张牌摔在桌子上了。
坐在她对面的杨天笑得很开怀,将女人的赌注扒拉到自己的面前,还不忘说一句:“美丽的小姐,不好意思啦,我又赢了。”
女人很不甘心,自己的运气应该没那么差吧?“再来,再来,我就不信了!”
杨天看了一眼女人,发现她的面前已经是空荡荡的了,一点赌注都没有。
女人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窘迫,淡淡的笑了一下,:“怎么?怕我输了不给钱?”
杨天听见她的话,大笑起来直摇头。似乎是不在乎钱不钱的问题。
女人有些诧异的望着自己前方的男人,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?
但是,他又这样盯着自己看,有点不怀好意。女人受不了,男人赤裸裸的眼光盯着自己看,不耐烦的道:“到底想怎样?要是不想赌,我就找别人了。”说完,女人作势要离开。
男人看她真的要走,连忙走到她面前伸手拦住她,:“我又没说不赌,只是我们这次换一个赌注怎么样?”男人说出了他心里的小算盘。
女人仰起头,视线对上他的眼神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“我们一次定输赢,要是小姐您赢了,我就把之前赢的钱,全数退还给您。要是,小姐,运气还是不好,输了,……”男人单手抚摸着下巴,眼神里透露着一些色色的表情在女人身上打转,“那就请小姐今晚陪我一晚,怎么样?”男人刚说完,旁人就开始议论纷纷了。
女人见他说完,就开始打量着他。
男人以为,女人是答应了,就让发牌员开始发牌。
男人似乎很有信心的赢这一局,嘴角始终都保持着笑容。
这一场有关于肉体的交易,并不是第一次在【夜色】出现了,只是这一次旁观者似乎都有很高的兴趣,嘴角一直喊着在“庄,庄,庄……”
最后,男人将自己手里的牌摊在面前,是9点。在百家乐里,最大了。
男人用眼神示意女人开自己的牌。
没办法,女人只好看自己牌,一张张摊开看,竟然是8点。
就差一点,要是自己的牌也是9点,起码是平手,还可以再玩一局,说不定自己就可以扭转乾坤了。
男人笑嘻嘻的走到她面前,自动自觉的把自己双手放在女人的腰间,嘴里还不忘说道:“宝贝,今晚注定你是我的了,咱现在走吧。”说完,就带着她走出赌场。
女人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跟着男人离去。
别以为她就会乖乖的跟男人去开房,她是在观察环境,看什么情况下可以逃出去。
夜色里那么多人看着,想要跑肯定是行不通。
更何况,自己是第一次是来夜色,对里面的人都不熟,又不能求谁帮忙。
忽然,女人眼眸里看见一群穿着黑衣的男子,正像自己这个方向走来,好像是要进赌场。
女人计上心头,对着杨天妩媚的一笑,:“亲爱的,我也很想陪你一晚啊。可是,我怕我家老公不同意,那怎么办?”
杨天听她说,我家老公,立即停下脚步。打量着自己还搂在怀里的女人,轻蔑道:“你老公?看你的样子也不像一个已婚妇女啊?要真是,也好。我还没玩过已婚妇女呢。正好尝尝新鲜。”
女人听见杨天的话,狠的只咬牙。呸,死色狼。
没办法,只好使出最后一招了。
看着那一群黑衣男子,越来越近,女人使劲挣脱出杨天的怀抱,朝着那一群黑衣男子中间的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小跑过去。
杨天看着她跑到那群人中间,想要看看她究竟想玩什么花样。
“老公,你来了啊?”女人挽上戴着墨镜的男人,嘴边还带着笑意。
墨镜男人,对着突如其来的女人有些疑惑,更疑惑的是,她叫他老公?
怎么他本人不知道他已经有老婆了呢?
在女人靠近男人的那一刻,站在男人左右两边的保镖就想拦住女人,只是被他一个侧头的动作给阻止了,他倒想看看这个喊他“老公”的女人,想玩什么?
女人见男人不说什么,继续道:“你好讨厌。现在才来,那,他啦,让我陪他一晚呢?”女人手指着十米开外的杨天。语气里无疑不是撒娇。
男人顺着女人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一男子,双手插在兜里,眼里似乎带着一点轻蔑的笑意。
男人大手直接搂上女人的腰,带着她朝着杨天的方向走去。
“你想让我女人陪你睡一晚?”男人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,可是说出这句话的气场明显不一样。
杨天看着这对男女,像是真的是夫妻,男人身边有又那么多的保镖护着,怕是什么大人物,“这位小姐,输了钱,只是一笔交易,只要……”杨天话还没说完,男人打断道:“多少?我给你?”
没等杨天开口说多少钱,站在男人右侧的保镖已经递上一张支票给他。
杨天接过支票,一看是100万。杨天收下支票,无所谓的耸耸肩,有钱还怕没女人?对两个人笑了笑,就离去了。
女人看着杨天离去后,还不忘对着他的背影做一些鄙视的动作。
看着女人的动作,还站在一旁的男人失声笑了出来,女人听见笑声后,转身,对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谢谢你救了我。那个钱,……厄,你给我一个电话,我有钱就还给你。”
男人,突然走进靠在女人的耳边低声道:“记住,我是韩成睿,这个……”男人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张类似名片的卡片,放进女人的手心内,“有我的联系方式”
女人怔怔的收下卡片,一个抬头,嘴唇不小心碰上男人的嘴唇,不知是男人故意还是怎么样?
对于这个忽来的吻,男人加大的力度。强势的进入她的口腔,深深的迷恋她的味道。
一吻方终,男人大掌覆上女人的脸,低沉的嗓音甚是好听:“这个,就当做,我帮你的回报。”
女人的脸带着点激情未退的潮红,不知道说什么,只是胡乱的点头。
男人看着她潮红的脸,甚是迷人,小腹一紧……
↓↓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!

qrcode